創價學會爭議。 轉貼:日蓮宗的言行特質及創價學會在做什麼@誦地藏本願經就能因緣解脫福德寶生|PChome 個人新聞台

綜合新聞

創價學會爭議

wretch. 如今的日蓮正宗,則又以現尚健在的此派創始人池田大作為教主、為永恒的佛。 其雖以高唱「南無妙法蓮華經」的經題為專修法門, 對於共有二十八品的《法華經》卻只取其中的第二 〈方便品〉及第十六〈如來壽量品〉, 可謂斷章取義,而卻又排斥佛教的其他經論及所有的各宗各派。 myblog. yahoo. 後於正法出家。 聞諸比丘誦經不正譏呵言。 諸大德久出家而不知男女語一語多語現在過去未來語長短音輕重音。 乃作如此誦讀佛經。 比丘聞羞恥。 二比丘往至佛所。 具以白佛。 聽隨國音讀誦。 但不得違失佛意。 不聽以佛語作外書語。 犯者偷蘭遮。 經文大意: 讀誦闡陀鞞陀書(婆羅門經典)的婆羅門兩兄弟,出家後譏呵用各國方言誦經的比丘們「誦經不正」,而不符合梵文文法的「陰性、陽性、單數、複數、現在式、過去式、未來式、長音、短音、輕音、重音」,促使佛陀允許比丘們: 「可以在不違失佛意的原則下,用自己慣用的方言誦經,但禁止以外道經典的語言習誦佛法,若有違犯即是『偷蘭遮』(佛光大辭典:觸犯將構成波羅夷、僧殘而未遂之諸罪)。 」 因此,佛陀時代並沒有統一的誦經語言、發音(聽隨國音讀誦。 但不得違失佛意),也是因為這樣,後來在日本修持佛法的日蓮大聖人,才有機會以「日語漢字音讀」(おんよみ)唱奉「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Len-Ge-Kyo),而不是依照法華經梵文原典唱奉「南無薩達磨芬陀梨伽蘇多覽」,或是被規定使用標準漢語發音讀誦經典上的漢字。 誠如日蓮大聖人於當體義抄所云:「南岳大師之法華懺法云:『南無妙法蓮華經』天台大師云:『南無平等大慧一乘妙法蓮華經』又云:『稽首妙法蓮華經』及『歸命妙法蓮華經』。 」這些都是「聽隨國音讀誦。 但不得違失佛意」的唱題模式。 御義口傳雖云:「梵漢共時,云南無妙法蓮華經也。 那麼,某日系團體是否能依照經典中的:南無、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等等「梵文音譯」為由,而要求全球成員統一使用日語漢字音讀唱題(唱奉南無妙法蓮華經)、勤行(讀誦法華經方便品、如來壽量品等漢譯經文)? 個人以為:這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佛經雖有「音譯不意譯」的內容,這是取決於譯經者的習慣與考量,並非佛法有絕對不能翻譯的標準語言或統一發音。 即使翻譯名義序提到了「五不翻」,也不是所有譯經者要遵循的「黃金定律」,而只是玄奘大師的「個人原則」而已: 一祕密故。 如陀羅尼。 (咒語不翻) 二含多義故。 如薄伽梵具六義。 (一詞多意不翻) 三此無故。 如閻淨樹中。 夏實無此木。 (漢地沒有的東西不翻) 四順古故。 如阿耨菩提。 非不可翻。 而摩騰以來常顧梵音。 (依循前人習慣不翻) 五生善故。 如般若尊重智慧輕淺。 (用梵音音譯較令人尊重,所以不翻) 實際上,每位譯經者只需確實掌握「不得違失佛意」的原則,都可依照自己的語言習慣翻譯經典,例如: 妙法蓮華經當中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鳩摩羅什譯),在正法華經當中即是「無上正真道成最正覺」(竺法護譯) 妙法蓮華經陀羅尼品中的:「阿伽禰 一 伽禰 二 瞿利 三 乾陀利 四 旃陀利 五 摩蹬耆 六 常求利 七 浮樓莎柅 八 頞底 九 」在正法華經總持品則是:「無數有數,曜黑持香,凶咒大體,于器順述,暴言至有。 」 以上即是律中所云:「隨國音讀誦。 但不得違失佛意」的實際例子;況且佛經原典就有梵文、巴利文……等等不同語言的記載,從不同印度方言原典再翻成「外國語言」(例如中文)的佛經,怎有可能規定信徒:必須使用某種特定方言(例如閩南語)發音去讀誦才有功德? 關於某日系團體規定華人用日語漢字音讀唱題、勤行,藍吉富教授於二十世紀的中日佛教書中評論道: 「弔詭的是,他們所唸的都是中國字,但卻用日語假名注音。 台灣信徒必須先費心去學日語注音,再用日語發音去讀那些本來可以用中國語音唸誦的中文。 」(p. 195) 「像這樣的宗教輸入,已經不是單純的宗教傳播現象了。 它同時也是一種令人感到尷尬的文化入侵。 」(p. 196) 倘若某日系團體以成員遍及全球為傲,就該恪遵「隨國音讀誦。 但不得違失佛意」的佛制原則,發展各種不同語言的唱題模式、勤行要典。 若一味規定全球信眾皆以日語漢字音讀唱題、勤行,即便用羅馬拼音等等方式,讓不懂漢字、日語五十音的成員(例如歐美國家的成員)跟著鸚鵡學舌,也很難讓他們曉得自己在讀誦什麼?這該如何達到「不違失佛意」乃至於契合「佛意」的最終目的? 至於能用流利中文唱題、勤行的華人,日語漢字音讀雖源自漢語,畢竟也不是純正的漢語發音,例如:「百」的日語漢字音讀為「ひゃく」,即便漢地有眾多方言,也不會把一個字發成兩個音。 如果日蓮大聖人是一位有世界觀的聖者,哪裡會強迫可以字正腔圓唱題、勤行的華人,一定要使用日語漢字音讀才有功德? 總之,某日系團體規定全球成員在唱題、勤行方面的「統一發音」,不僅是「不合佛制」狀況,更是佛陀於巴利文《小品》 Cullavagga V. 1所喝責: 「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起因於有比丘建議統一使用梵文表達佛法).

次の

創價學會—爭議背後的真相

創價學會爭議

「我決定出家,為了我所信仰的神而活。 」 很難相信,這句話竟是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二十二歲女孩所寫下的。 出道八年,日本藝人清水富美加正逐漸嶄露頭角,今年二月卻以手寫聲明稿方式,突然宣布退出演藝圈,她因篤信「幸福科學」,決定出家修行。 回顧日本新興宗教史,日本社會至今無法忘卻一九九五年的真理教毒氣所帶來的傷痛,「宗教」在日本是高度敏感的話題,尤其是新興宗教,更鮮少人願公開討論;但這些新興宗教卻仍深植人心,擁有諸多信徒,影響力超乎想像。 這次引發話題的幸福科學,八六年成立,發跡於日本經濟泡沫大崩盤時期;教主大川隆法五六年生,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曾赴美國工作,二十五歲時,宣稱頓悟自己就是創立世界的神靈,進而創辦新宗教。 由於他的高學歷背景,吸引的信徒也是較富裕且高學歷,教義除了鼓吹修佛法外,更著重自我提升。 黨員中不乏名人,除了清水富美加,知名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漫畫家佐藤文也,同樣是虔誠黨員,還擔任文化局長黨職。 只不過,幸福科學雖誇口有千萬信眾,但從一六年的參議員選舉來看,他所提名的四十七名參選人全數落馬,總得票數只有三十七萬票。 幸福科學號稱能與人的守護靈溝通,每個月出版十本以上的守護靈專書,每每宣稱能跟名人守護靈對談,當紅男星星野源、木村拓哉、新海誠、皇室的佳子公主等,甚至連台灣總統蔡英文,都成為借用的對象。 一五年底出版的《正義之法》一書還成為《日本經濟新聞》一六年度書籍銷售排行前十名,人氣可見一斑。 不僅跟名人掛鉤,幸福科學曾破天荒地推出少女偶像團體「anjewel」,以「讓我守護你的幸福!」為口號招攬年輕族群,一度在推特上掀起話題。 新興宗教的出現,多半與時代背景有關,尤其是戰爭、經濟蕭條、末日論等,讓當代人對未來感到不安,更容易透過宗教尋找心靈慰藉。 若是沒能在大學畢業前得到「提前錄取」,平均要花上三年才能找到穩定工作;即使順利進入職場,也容易遇到「低薪過勞」狀況。 身心俱疲的她,數度萌生自我了斷的念頭,靠著宗教力量才得以走出憂鬱,並宣布將一生奉獻給幸福科學。 她的決定,也反映出日本當代年輕人的困境,新興宗教成為他們的避風港。 台灣創價學會編輯局工作人員李麗芬表示,目前台灣擁有十五萬名會員,旗下還有創價文教基金會、正因文化出版等機構。 過去,創價被笑稱是「貧病集團」,入會者多半是戰時無家可歸的弱勢族群,這群人湧入城市搏生計,創價在他們無助時伸出援手,舉辦「座談會」讓會員彼此互相鼓舞,擁有在都市生存下去的自信。 勢力開始凝聚後,創價學會於六四年成立公明黨,推動保障社會低所得階層的福利政策,獲得廣大支持,會員大幅增加,如今儼然是日本第三大黨,包括縣市議員及國會議員,所屬議員近三千人。 一五年,為了反「安保法案」(編按:日本國會通過正式解禁集體自衛權),居然在普遍對政治冷感的日本,號召十二萬人上街頭示威。 日本《鑽石週刊》統計,每月有超過三百家日本企業在《聖教新聞》刊登廣告,包括日立、松下、三菱等知名企業。 此外,創價還跨足教育,從幼稚園到大學一條龍。 許多年輕信徒是打出娘胎就受父母影響,一出生就是「創價寶寶」,在創價體系下成長,畢業後進入創價工作,提供的待遇不差,等同日本公務員的薪資。 有學者指出,這類新興宗教經濟實力之所以如此強大,主因在於日本的宗教法人,只要是供宗教所用的投資項目,均享有免稅的優惠,從經營墓地、學校到農作皆然。 長年研究創價學會經營模式的宗教學者島田裕巳便認為,創價學會實已超越宗教,靠著建立教育、投資事業所建立的龐大營運體系,足以自給自足,甚至影響政局,可說是結合宗教、政黨、財團於一身,難以忽視的龐大勢力。 不論是幸福科學,還是創價學會,證明了新興宗教永遠有存在空間,無論什麼年代,臣服在神聖之神腳下的,始終是人類難以安寧的徬徨與渴望慰藉背後的崇拜。

次の

日本新興宗教狂吸千萬信徒的背後

創價學會爭議

時間 Mon Oct 21 16:58:32 2019 為了避免爭議所以就改用這個分類來繼續寫,這樣我也比較省心,不用特別要去解釋什麼 上一篇本來是打算分兩篇寫的,包含大家問到的因為沒寫出死因而造成的意見分歧,沒想 到就這樣火速進了桶XD 關於大叔的死因,很多人都猜測是屍毒 但其實不是,屍毒在學理來說其實是不存在的,所謂屍毒充其量就是細菌和黴菌結合的一 種很難對付的病毒。 50十歲的中年男子,就這樣壽終正寢? 由於情況弔詭遂報案請法醫相驗 初步相驗找不出死因,身上無外傷 也無中毒痕跡,法醫於是提出解剖 家屬也同意 再來就更妙了 解剖完檢體化驗後 法醫還是說不出個死因 最後就只能寫上自然死亡 後來後事也草草了事 一、虐 接過一個報案的,警察通知我們去處理 到了現場只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靜靜的躺在地上 小妹妹骨瘦如柴,大概才4歲而已,身上到處都是傷 用都是傷可能還不足以形容,用皮開肉爛會更貼切一點 她媽媽就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臉上和身上也都是傷 我們裝運遺體要上車,我這才發現 小妹妹的腿也斷了 後來才知道媽媽下班回家才發現房間裡的女兒躺在地上,已經氣絕多時 警方調查發現,媽媽還有個同居男友 當時卻不見人影 媽媽和前任生下小妹後,便分了手 和這位現任男友住一起,男友平常對小妹就照三餐打,喝了酒就兩個一起打 問她為什麼不帶女兒走,你們又沒有義務一定要在一起 她說:他其實對我很好,我很愛他,而且,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 現在人被活活打死了,她母親關心的卻是,他男友怎麼不見了 得知他男友畏罪潛逃了,這才哭了出來 但卻是說,他怎麼沒帶我一起走 我在處理遺體的時候,非常難過 想到小妹妹活活被打死的痛 想到她被自己母親的漠視 想到她無時無刻要面對的恐懼 想到鄰居聽得到她的呼救卻依然冷漠 事情過去很多年了,我依然記得我抱起遺體時那冰冷的感覺 讓我心涼的不是小妹妹 而是這個社會 二、日蓮教 這個宗教可能比較少人聽過,說是日蓮教,但要講的其實是分枝出來的創價學會 各位知道我對於宗教其實很反感 但這個學會,大概是我唯一 如果哪天我需要什麼精神力量的時候 唯一會想信奉的宗教 與一般的宗教不同,並不是由信眾拱一人出來侍奉 如果說一般宗教是金字塔階級 那學會大概是倒三角 學會員大部份都是一般中產階級,常常辦一些團體活動,什麼運動會讀書會等等的還有美 術展這些 你可能會認為錢哪來? 就是信眾裡的老闆捐的,有錢出錢,有地出地,沒有就出力 故宮前面那間就是某老闆捐出來蓋總會館的 桃園高鐵那邊也是捐地出來蓋會所給大家活動用 一般基層信眾都不會要你捐錢什麼的 也不會一直拉著要你信仰 我和他們配合多年,學會的前輩一個都沒有要我也跟著去信的 各位有興趣可以自己去查查 和他們配合就是專門辦理學會員的喪葬 雖然簡單到沒什麼賺頭,但由於案件數量多,所以我們還是密切的配合 他們的喪禮很簡單,沒有過多繁複的儀式,就是治喪期間學會員會自發性的每晚去家屬家 唱題 我看過最誇張的是,因為只有往生者自己是信學會的 所以晚上的時候家屬都不會來,但他們還是照樣每天來唱題,重點是他們也不收錢的 出殯也很簡單,就是很簡單的家祭,家屬輪流上來拈個香,主祭陪祭帶大家唱題,不給公 祭,我看過市長來也是簡單唱個名然後跟大家一起排隊團體拈香 拈香完就推出去了 以前配合時每一場喪事都會看到一位阿北來幫忙調度,帶大家唱題 他總是乾乾淨淨,非常體面的穿著西裝出現,每個晚上他都會出現在家屬家,帶領唱題 颱風天也是照去不誤,比公務員還辛勞 我一直以為他是有錢有閒才能這樣跑 直到他過世去到他家 你會訝異這年頭誰家裡還沒有電視冷氣等等的 用家徒四壁大概也不為過 只有很基本的床,一張沙發、一張桌子、一台冰箱、一台電扇,一個小小的神龕供奉著御 本尊 兒子女兒都滿有成就了,但阿北還是過一樣的生活。 平常阿北都在附近學校做義工,在學 校裡幫忙修修水電、剪剪花草,還拿了自己的養老金出來辦置獎學金給清寒的學生。 阿北曾經和我聊過,他說年輕時也受到過幫助,老的時候當然也就想回饋社會,這無關乎 於我信仰什麼宗教,我也不會只幫助學會的會員。 他覺得社會就該要是這樣,一代人培養著下一代人,要把好的留下來,畢竟就算擁有的再 多,最後什麼也帶不走。 還不如好好的運用,幫助有需要的人,一個人幫助幾個人、幾個人幫助一群人、一群人再 去幫助更多的人。 要這樣整個社會才會一起往前。 阿北總是這樣和我談論著他心中的版圖 即使知道在現今的社會,能有像阿北這樣的人不是太多了 但當你知道社會裡面還有這樣雖小但卻堅定的齒輪在努力的運轉著,心裡就是暖暖的,最 溫暖的那種。 cc , 來自: 39.

次の